一个女孩子的死亡

#脱离个人教育背景、种族、成长环境谈论女权不过是空谈,教育公平论在现实面前跟狗屁一样

#以高高在上的目光评判他人痛苦是最冷漠又愚蠢的,需时刻反省自身

#改写前的故事是有原型的,是我成长过程里一直反复听到的故事,是我最讨厌的故事之一。改写后的故事是我纯粹架空瞎写,不要当真——全是我非常愚蠢的反抗,又愚蠢又浅薄。这全都是虚构的苦难,全都是仿冒的痛苦。


以上。


—一个女孩子的死亡—


故事发生在小县城。


成绩优秀的女孩子失恋,高考落榜。和她相恋的男孩子考去一线城市,毕业后衣锦还乡,陪母亲去菜市场,忽然觉得卖菜的妇人眼熟。回家后才惊觉,那妇人竟然是自己高中时候的恋人。...


【Repo】噔噔,下凡辛苦了

和噔噔太太 @噔噔噔走着 面基了,和噔噔太太、面基了


↑不要怀疑,合照,合照

噔噔太太,人可爱,声音特别特别好听,性格特别特别温柔!我俩见面之后就跟连体婴儿一样手拉手,分开来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吧激动得上蹿下跳哈哈哈哈哈哈

我俩:活的噔噔!!活的小鹿!!真人!!有呼吸!!有脉搏——!!

噔噔,是个随和温柔稳重的大姐姐性格,突然冒出东北话的时候简直反差萌到暴毙,形容的老爷们妖娆坐电梯场景太有画面感了,你们画手吐出的每一个句子掉到地上都能变成一幅画的吗??虽然时不时暴言冒出辣条言论【which我持同样见解并一同露出变态笑容】,但噔噔亲切到让我甚至口红沾牙都不觉得羞耻…...

噔劳斯!!我爱你——!!!

希望你们都不必看这些文字

发得太晚,考生都睡了吧,说不定考后能看到

请考得好的你们不要再继续往下读,请好好放松自己,去把十二年里损失的快乐找回来

我作为一个高考滑铁卢到粉身碎骨的老鹿,希望不太开心的你们,能够依旧好好的活着,未来很大很远,请你们慎重地、冷静且理性地去思考,是否要因此停止你们的人生。

我现在可以大笑着说,I survived. 也许终有一天,不太开心的你们也可以。

当时异常痛苦的一点,在于我一边为高考崩盘而绝望,一边分裂般谴责自己,世界上又不是你一个高考崩盘,不要要死要活的太幼稚了。于是又因自责而更加绝望。

当然当时以为是对自己的安慰,实际上回望当初,安慰是另一些更实际的东西——留学的希望,再拼...

【冲田组】冲田君的言灵

#冲田组无差,刀和原主之间的爱不是爱情的爱请务必不要误解。

#大量发刀,结尾有糖

#儿童节快乐!听极安定讲那过去的故事【唱

#送给噔噔 @噔噔噔走着 噔噔是天使,我太感谢噔噔了,怎么会有这么浑身散发好意的人啦【尖叫表白

#文中试图描写了噔噔这张图的场景,体力有限写得很简陋……希望噔噔还能满意!


—冲田君的言灵—


—0—


主人,夜很深了,您还醒着呀?


很快就睡?不如您把手机放下再说?


……想听故事?啊,因为现世的节日吗?主人幼稚的这一点,我并不讨厌啊。


我想想,既然是孩子的节日,就容我...

【冲田组】海市蜃楼

#一篇纯粹是刀的谦信出货贺文

#是刀剑乱舞的游戏人设安定发觉自己是个游戏人物的故事,意识流,私心爆棚,人物大量OOC,慎入

#有狐三日内容少量,注意避雷

#是听ドリームレス・ドリームス的暴走产物,感谢安利我这首歌的噔噔!


—海市蜃楼—


—1—

星辰无声地流淌,闪着光的河流静静蔓延过深蓝的夜空。夜虫无忧无虑地鸣叫。秋天的末尾还带着一丝暑气,小小的虫子们如此无忧无虑,对静悄悄靠近的寒冬一无所知。生于春死于冬,它们的生命如此短暂,太令人羡慕了。


纸拉门背后传来压抑的咳嗽声,粘腻地带着血和肉。安定盘腿坐在廊上,月亮温柔地俯视着他。远处传来犬吠声,深蓝的眼睛里倒...

【Repo】阿——世——太——太超可爱der


给阿世 @人間世 激情打尻!并日常炫耀团子嘻嘻嘻【?

阿世超可爱的!被我的激情赞美吓到,然后整只趴在朋友背后什么的萌得我安详去世【嗝屁.jpg

这只签绘的极化安我,我,我,这个眼神,我,嘻嘻嘻嘻嘻【失去理智

刚刚拍照:团子,来跟本脚皮的主人阿世太太的无料合个照

团子:唧【疯狂把无料往肚子下面扒拉

我:操你妈这是我的!

团子:滚你妈你的就是我的【试图啃我手夺回签绘

太太是世界的珍宝——!

【冲田组】还能战

#冲田组无差,是某个本丸第一次遭遇检非违使的故事

#大量战斗场面,有血腥描写注意

#原梗是噔噔 @噔噔噔走着 的这张图 还能打


—还能战—


不对,情况有点不对。


加州清光偏头躲开敌刀的刺喉,敌刀肩颈肌肉遒劲,雷霆万钧的一击被躲开,它姿态却并未崩毁,反倒是利用蛮力收刀,谨慎地退后。却未想清光比预料中更不要命,竟顺势欺身上前。他的眼光像沸腾了一样灼热,脑子却出奇冷静。躲避的动作避开了被捅穿头骨,然而幅度并不大,只因区区皮肉伤对他的攻势并不阻碍,他也就无所谓这点疼痛。


清光脸上划出来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却争取到一瞬先手。...

理东西突然找出特别多青春疼痛读物
好痛啊好痛啊【嚎叫
……有人要来跟我聊这个吗?
依稀记得以前还看过什么天使街23号,什么G小调进行曲,奇妙糖果屋,春秋大梦……还有一个似乎叫我是女海盗的穿越文??
哇真实疼痛了……
……很想写青春文学paro的轰出或者冲田组了。

比如明若晓溪paro轰出

绿谷捧住轰的脸,轻声道:“尝试去改变好吗?或许一开始会觉得很困难,可是,我会陪着你。”
“如果……我无法改变呢?”他眼底阴郁。
他怔了怔,“世上怎会有无法改变的东西呢,只看你愿不愿意去做。焦,如果只是对我,因为我喜欢你,很多很多事情都可以不在乎;但是,请不要随意伤害到别人。”
“你……在威胁我吗?”
————————————
绿谷调整呼吸,凝视轰焦冻,眼睛亮得惊人:
“让同学们离开,否则,不要怪我做得太让你难堪!”
————————————
月夜中。

“还有……”
“……”
“我要吻你。”
“胜!”出久睁大眼睛。

爆豪捧住他的脸颊,“只是一个幼驯染的吻 。”

那一夜的最后,或者说,那一天的最初。
爆豪胜己吻了绿谷出久。
————————————
“可是,有很多事却永远没办法再回到从前。”
唇角涌起浓烈的嘲讽。
“是谁说,他不怨我,要永远和我在一起?”
“是我。”绿谷出久回答。

“但是,我后悔了。”

轰焦冻像被一把刀从喉咙劈到脚底!

太疼痛了,我的天,太疼痛了,我是看这种文学长大的吗,好可怕啊,我怎么看得被虐到的啊,甚至想重新看一遍啊

我爱噔噔,我爱噔噔,我爱噔噔

噔噔噔走着:


大和守抬眼看着他,又很快低垂下眼睛不与他对视,兀自思虑着。不知是介意自己暗红色的双目还是真的有所触动,他的不发一语让慷慨自语的审神者有些尴尬。




三日月看惯了这幅模样似的,嗤笑一声,起身收拾茶盘,却见大和守动了起来,解开了他的围巾。



                                              ——《【冲田组】霁时歌 1》by @尤筱鹿 


先捂脸艾特一下小鹿,各种duang出的特效,还希望小鹿不要嫌弃(*/ω\*)


这篇文看着的时候全程都在吃大玻璃碴(×),不过知道最后一定会迎来HE所以还相对淡定。文中对半暗堕状态下,安定不经意流露出的狂乱、到新环境下的不安、对过去碎片化的回忆、再有对于自身暗堕事实的愧疚都看的人十分揪心。而清光对于这一切从震惊后的迷茫愤怒,再到坚强的接受,并跟着自家审神者开展调查也十分帅气。文中还让我炒鸡喜欢的是本丸中刀剑们的相互关照,非常温暖~


文中涉及到【】刀和暗堕的设定,所以想看的各位一定记得先食用作者的避雷声明再决定要不要往下看哦。

至懦弱的我

写不了了,想写的都太大胆了,是母语包容不下的。
用其他语言写,却更像是乞怜,看着更可悲

怕死,打字的时候手都在抖。
建起墙来,杀了最勇敢的人,把根基断掉,让所有人闭嘴。
就欢声笑语去吧,反正死了腐烂了的不是我。

他们说,自己让出去的就别再抱怨
他们的“让”里藏了一个抢字

他们看见有人醒了,一个两个,一万个两万个
然后他们说,让醒了的都沉默吧,把他们毒哑,缝上他们的嘴;让不原沉默的都消失吧,打断手脚,一辈子不见天日。别打扰还在安睡的人。

我太懦弱了,懦弱得配不上我写出来的文字,更配不上我藏在文字里的理想。我是个俗人,满身牵挂,又卑微又软弱,连挣扎都不敢。唯一尚存的能力,是珍贵的东西被夺走的时候我还...

【唠叨】关于向死3到底在干什么

#文明去他妈

这章的情绪是紧接着上章的,是上章结尾那个略黑的安定的发展版……


安定守着冲田直到他过世,也一直对冲田的康复抱有希望,所以当他再看到绝症病人的时候,比所有人都要早地绝望了。

正因为这种绝望他不知道哪里来的狗屁优越感

既是面对本丸同僚刀的优越感,也是面对以前的自己的优越感

这种优越感,像混社会很久的傻逼大叔教育学校里的孩子一样:你还年轻,等你出社会就懂了

但是安定知道这是狗屁,并且对产生狗屁优越感这件事感到内疚

毕竟他这么想=轻贱了冲田总司到最后也没有放弃的求生欲

于是有点完美主义的安定定就觉得,自己冲田刀失格了,方得一批

清光立刻就注意到了,然后跟他说,你方个...